萨马兰奇放谈体育人生
发布人:体育人文教育     发布时间:2020-03-18 17:50:26     浏览次数:1232     

萨马兰奇放谈体育人生

 

  悉尼奥运会对执掌国际奥委会二十余载的萨马兰奇来说意义非同寻常,其结束后他将正式卸任。因此他非常希望把这届奥运会办成最成功的一届。日前,法国《巴黎竞赛画报》记者采访了他。

 

    问:请谈谈您在洛桑每天二十四小时是怎么度过的?

 

    萨马兰奇:我七时起床,然后在房间里做一小时左右的健身操。九时不到我须和国际奥委会的同事们一起工作,直到十九时。我不停地会见人,打电话接电话。几乎每天中午,我都是同我的秘书安妮及其他雇员一起在一家高级咖啡馆里用餐……我一年中大部分时间都是在洛桑,余下的时间则是旅行。

 

    问:您有否吉祥物?

 

    萨马兰奇:我总是在口袋里放一颗栗子。它形状很特别,呈凹面。我是从我夫人的乡间住宅带来的。

 

    问:您是否认为自己是位大权在握的人,可发挥政治的作用?

 

    萨马兰奇:说体育与政治毫无关系是骗人的。政治到处可见。这就是说我们只和职业政治家们保持良好关系,而管理世界就让他们去操心。国际奥委会的委员们在某种程度上说都是出色的协调员,彼此之间没有指使谁,大家都独立干事。同时,我们能恢复奥林匹克停战传统,促使世界上有战争的地方在比赛期间放下武器,我们就心满意足了。

 

    问:您最喜欢什么比赛?

 

    萨马兰奇:田径比赛,乃奥林匹克运动之王。

 

    问:在您出席的各届奥运会中哪一届给您印象最深?

 

    萨马兰奇:一九五二年的那一届。当时我作为记者出席了赫尔辛基奥运会。艾米尔·扎托倍克这位马拉松跑选手成了英雄,他捧得了第三块金牌。当他的身影出现在跑道上时,全场六万名观众呼喊他的名字。此场景令我终生难忘。

 

    问:您担任主席期间最难堪的是什么时候?

 

    萨马兰奇:毫无疑问是一年前爆出盐湖城申办奥运会的腐败丑闻。当人们把矛头指向国际奥委会时,我遭到了许多指责。不过此事也有正面作用。首先,我以往一直未意识到国际奥委会是如此的重要,以至需要这么大一块“调停”遮羞布。另外,此事也促使对我们的机构进行大幅度改革。

 

    问:您有什么收藏爱好?

 

    萨马兰奇:我曾收藏有许多邮票,后来赠送给博物馆了。我还以个人名义收藏了当代西班牙主要是卡塔卢西亚(西班牙东北部一省份)艺术家的作品。大概有好几百幅,但都是素描画,很珍贵。

 

    问:说到贵,有人指您有时派头很像摇滚歌星。坐私人飞机,住豪华酒店……您靠什么生活?

 

    萨马兰奇:我的生活方式是很优越,但绝不奢侈。我在西班牙还有一系列职务,赚的钱不算少。我现在仍然是Cailca银行总裁,还享有其它荣誉职位。国际奥委会是不给我薪水的,仅承担我的日常费用,这里只有我的费用,绝无我的夫人和我的孩子的费用。

 

    问:今年是女子参加奥运会的一百周年,可能不可能有位女士接替您的主席职务?

 

    萨马兰奇:这可能有一场仗要打,迄今谁都没有稳操胜券,这正如女子在体育方面的作用一样。当时我入主时,国际奥委会里尚无一位女士。现在有了,她们年龄在三十至四十岁。如果她们想接替我,我认为这次未必可能。

 

  摘自《华东信息日报》  严敏/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