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宇飞:体育精神的核心在身心健康
发布人:体育人文教育     发布时间:2015-04-24 21:00:37     浏览次数:682     

体育精神的核心在身心健康

陈宇飞(中央党校文史教研部教授):体育精神的核心在身心健康
   
在很多人看来,参加体育活动,应该只是少数人的事,要么他们年轻气盛,精力用不完,需要闲来无事时跑跑跳跳的,自然很正常;要么就是那些想多活些年,退休后再好好地去活动腿脚筋骨的老年人,他们有大把的时间可以挥霍,那打打太极拳、踢个毽子什么的,也说得过去。而“正常人”,似乎不必跟自己过不去,没事儿歇歇不好吗?所以,那么多的人就原谅了自己,要么在走出青葱岁月后,就收山了,不玩体育了;要么自觉年龄没到必须锻炼的那么老,不用靠体育活动撑局面也能活着。于是,大多数人,就只是在忙忙碌碌地干工作,奔波劳碌,忙着挣钱糊口,虽身心俱疲却总在逃避体育锻炼。
   
其实,体育的核心精神,是为人提供积极的生活态度,而不仅仅是练个健康的身体那么简单。积极地参与体育活动,就是积极人生的首要因素。常年坚持参与体育活动,人的心理愉悦感会比不爱参加体育锻炼强很多,人克服困难的勇气和能力也要强于一般人。在参加体育锻炼时,征服自己是第一要务,而只有征服了自己,你才能获得更大的快乐。而体育,就是可以提供快乐动力的重要源泉。它对于人的精神境界的提升,对于人生态度的改变,都有着非凡的奇妙效果。
   
当每个个体生命质量提高了,心灵充实了,那么他所处的群体就会更有凝聚力,更有活力,更容易形成群体共识,进而会促进社会更加成熟,更有行动力。
   
这种效应,我们可以称之为体育的“心灵激励效应”和“快乐传递效应”,每个人,其实都可以从中获取精神的欣快感,获得成功感。即便如老年人,在积极参与体育活动的时候,恐怕也不仅是活动筋骨那么简单,而一定是享受其间,才有长久的参与动力。就像有那么多老年人挑战马拉松那样,那其实是一种生命价值的重新确认,是在向个体生命极限挑战的同时,也在为人类的群体价值做着个体生命价值的贡献。他们个人快乐了,那整个社会一定会从中受益。
体育文化的生命在深入人心
   
对于一般人而言,马拉松比赛就好比登天,能够跑下来的,就都不是一般人。然而,就是有那么多的人,却不想只做“一般”人。看看这世界上,竟然有些年龄足以做我们的爷爷奶奶的人,敢于挑战全程马拉松。曾经有一位美国老太太戈莱蒂斯· 布瑞尔,在她92岁时,参加了夏威夷檀香山马拉松赛,用时9小时53分。还有一位美国北卡罗来纳州的92岁的老太太,名叫哈丽雅特·汤普森,更是好生了得,她参加了201463日举办的圣地亚哥马拉松赛,全程用时7小时742秒,而她还是一位癌症缠身十年的病人!
   
还有更不可思议的,这世界上参加马拉松赛年龄最大的人,竟然有100岁了!201110月,一位印度裔英国人辛格,以百岁高龄参加了加拿大多伦多海滨马拉松赛,全程用时8小时2516秒,是那天参赛选手中,第3850个完成比赛的,在他身后,还有5位选手,这百岁老人,竟不是最有一名,而他的年龄肯定是最大的!这几位已经很老很老的人,其敢于挑战生命极限的行为意义,已经远远超出了个体生命的生物体含义,而是在社会价值层面,对人类的更深刻的精神价值,进行了最好的诠释。而且,在人们为他们喝彩时,他们的精神示范性意义已经得到了很好的传播,这种精神,会激励更多的人参与进来,这就是体育的生命价值和社会价值深入人心的结果。
体育文化的活力在恒久坚持
   
我们看了那么多的人间壮举,常常会感叹人家是怎样做到的。但其实,壮举对于具体的实施者而言,只是做到了坚持。体育文化的精神,除却口号宣传,大力倡导以外,更重要的,是要让它真正地化入人心,成为人们的自觉认知的价值尺度。这样才能形成恒久坚持的动力,才会鼓励人们以积极的态度,面对人生的艰辛和困难。就是那位92岁的戈莱蒂斯· 布瑞尔老太太,在其一生中有过非常多样的挑战尝试,她做过飞机驾驶员,也去登过大山,做过穿越大沙漠的壮举,当过马术师。参与马拉松赛,只算是她的一次新尝试,这样的人生态度,真的是很多年轻人都做不到的戈莱蒂斯· 布瑞尔说,其健康长寿的秘诀是,走出家门去参与户外运动就足够了,这样才能够保持积极乐观的心态。其实,对于她而言,生命的长度意义已不那么重要,而生命的厚度和力度才更重要。
   
而那位百岁辛格老人,是从89岁始进行长跑锻炼的,而且强度不低,每天都要跑10英里以上。他说,要“感激你所拥有的一切,远离情绪消极的人,保持微笑,坚持跑步”。他们的人生,就胜在“坚持”二字。
体育文化的价值在终身相伴
   
既然体育的生命意义那么重要,那就行动起来吧,何时开始,都不算晚。让体育文化精神深入人心,让体育成为你生命决不能缺少的因素,这样,快乐、健康、积极、向上的精神气质会伴随你的一生,这可能就是体育文化的真正意义所在。